草稿到勾线到上色,一个废物就这么画出了一副垃圾

照葫芦画瓢都画不好,我真的醉了

我正在画画,但我忘记了story shift中的链锯是什么配色的了,什么样子我也忘了,所以我自己随便画了一个链锯,突然觉得自己好云

这两天执着于摆烂,好丑啊

chara和frisk,我对不起你们

马上将被 肢 解 的ss!chara

刚才画了幅非常丑的画,画完之后我就喝杯水的功夫,我的good friend Liu把祂的“下半身”画了出来,她甚至还问我画的好不好。真的很栓Q

(今天也是迫害Fell的一天)




(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写关于Story Fell的赤花文